新闻中心 > 公司公告
《寻龙诀》编剧:王凯旋角色曾考虑过郭德纲
来源:未知 时间:2016-01-04

《寻龙诀》编剧:王凯旋角色曾考虑过郭德纲

                                                                                                                                                     

  截至1月3日,《寻龙诀》累计票房15.47亿,比《九层妖塔》整整高出一倍。同时,前者的口碑也把后者远远甩在身后。改编自同一部网络小说《鬼吹灯》,两部电影会有如此大的差距,多数网友点出一语中的:这样的改编才是真正的《鬼吹灯》。

这一方面,肯定的是《寻龙诀》编剧张家鲁的功劳。近日,张家鲁接受了媒体微信群访,他不仅透露了《寻龙诀》剧本创作过程中很多不为人知的细节,还自曝自己正在帮导演娄烨做一个警匪动作片的监制。

实际上,此次黄渤饰演的王凯旋在《鬼吹灯》小说中还有一个别称,叫“王胖子”。虽然开拍之前,黄渤为角色增肥,但也最终没能撑起“胖子”一词。于是主创团队最终决定剧本只提王凯旋,不提“王胖子”。

张家鲁更是透露,当时主创团队真的曾经想过找一个“既有分量,又有重量”的演员来演,甚至考虑过观众怎么也无法联想到的郭德纲。

谈改编:王胖子曾考虑郭德纲

网尚:您在写《寻龙诀》剧本的时候,有没有和现在演员不谋而合的人选?

张家鲁:刚开始我们还没有一个方向的。刚开始做的时候,我们考虑的主要是如何将世界观,还有主题,先立住,先根据这两点去构思剧情,将剧情形成轮廓,完成剧本。

因为我们跟陈坤,跟黄渤,还有舒淇的关系都很好,在过程中就和他们打过招呼了,探寻他们的意向。所以在创作将近一半的时候,就已经初步地形成了一个人选的轮廓了。

其中比较麻烦的是黄渤的角色,就是王凯旋。看过小说的人都知道,小说中大家都喊他王胖子。这个角色特别困扰我们。因为我们想找一个有分量的演员来扮演这个角色,但是要在外形上符合胖子这个特征,其实不太容易。我们想过很多人选,比如想过郭德纲,但是实话实说,在演戏这个事情上来说可能并不是特别合适。后来我们就想规避这个问题,不要真的找个胖子了,所以你可以看到黄渤这个角色从头到尾我们都一直叫他王凯旋。

:有没有根据演员对剧本进行再调整?

张家鲁:我们很希望黄渤来演这个角色,但是他并不胖,其实中间我们也想过很多方法点子,比如王凯旋受到了辐射或者病毒的感染,以至于他变瘦了,但是后来觉得这些都不太靠谱,都太绕了,所以最后我们决定不叫他王胖子,就用王凯旋作为他整部电影角色的名字。

:墓穴文化、风水这些东西,您有专门去研究一下吗?有些书迷觉得这些内容还可以做的更深入一些,您怎么看?

张家鲁:我们做主流电影,要让最多的观众最大公约数的观众满意。当然我在这个过程当中也做了很多的研究,马桶边上全是这种风水的墓葬或是中国盗墓史这个书。乌尔善是一个非常用功的导演,这几年他几乎就在看这方面的书。用功的程度比我还厉害,他每次看了一些新的材料,就会立刻买一本给我,就是同时备份。等我有了一阵子之后,我就变成这方面的同好了,我被他逼得跟他同好了。当时我觉得虽然我们不到专家程度,但成为一个研究生的程度应该还是有的。

:对于这种大IP的创作,原著,导演,编剧是一种怎样的关系?

张家鲁:Ip这个词汇是这一年半的时间才热炒起来的。但是之前我们一直在做这些所谓的IP的原著改编,比如我们做的《风声》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其实每个项目,原著作者、导演和编剧的关系都不太一样。这不仅仅是一个所谓IP的问题,它还和原作者的个性有很大的关系。像霸唱,他对于自己的原著,并不是那么坚持一定要贴着原著小说走。这给了我们改编创作很大的空间。不仅如此,他还会参与讨论,针对我们的需求,就是针对电影的需求,提供了很多天马行空的点子。我觉得霸唱作为原著作者,在这一点上是相当不容易的。因为有他的助力,所以这次的《寻龙诀》,才能有一个比较好的改编成绩吧。

:电影上映之后有观众评论说大金牙太唠叨了,请问你怎么看?剧本里对这个人物设定是怎样的?

张家鲁:其实,如果您看过原著小说,可以发现大金牙在书里就是这么一个“叨逼叨”(唠唠叨叨)的角色。夏雨,当时我们定下他演出的时候,他也一度觉得这个角色跟他以往的银幕形象不太相符。结果呢,他真的演出了一个算是过往的电影中都没见过的夏雨。如果不仔细瞧的话,你其实真的不太能够看出他就是夏雨。而关于这个“叨逼叨”变成他角色的一个特色的问题,我们在后期也发现了,因为他演的太好了,所以有一些聒噪。我们在后来特别在声量上做了一些调整。在后期降低了大金牙的声量,这也是顾及了观众在听觉上的舒适感。当然观众的需求各不相同,可能也有观众还是觉得大金牙太聒噪了。

我透露一个小信息吧,黄渤老师在演出的过程中一直都很关注大金牙,也就是夏雨扮演的这个角色。因为,在以往的演出中,大金牙这个角色是比较符合他的形象和戏路的,所以他特别关注夏雨的演出。夏雨可能也是感受到了这种关爱吧,所以演出也特别卖力。

谈困难:霸唱觉得胡八一不能结婚

:之前的网剧《盗墓笔记》,电影《九层妖塔》播出饱受争议,很多书迷不买账,您会不会有压力?

张家鲁:压力肯定是有的,ip这个词当然是这一年半时间里炒起来的。但之前我们就说过,改编小说最好是不出名的,越出名的小说,像原来的金庸小说,特别容易挨骂。因为大家都看过这个小说,都喜欢这部小说。对于它就会有很深的一个期待,跟自己的想象。所以《鬼吹灯》也是这样的一部小说,这样的一个ip。改编的时候肯定会有压力。像是《盗墓》还有其他的一些改编,他们受到的批评,对我们来讲都是一些提醒。

:改编鬼吹灯最大的困难是什么?如何在忠实原著和剧本创作之间做出平衡?

张家鲁:网络小说的写作和电影剧本的写作其实是两个很不同的创作平台。所以他们的写作方式也很不一样。网络小说它是一个发散式的结构方式。每天小说作者都要有几千次上万次的产出,要有很多花样。然后每个单元的结尾都要有一个钩子去勾住读者第二天继续看他的小说。这就是我所谓的发散式结构,它不太像是一体。

但是电影剧本就是完全另外一回事了。因为电影剧本必须要有一个非常聚焦式的一个过程、一个逻辑,让观众把他当做一个作品去往下欣赏。所以我们在这个过程中就常开玩笑说,霸唱的小说,每本都有几十个怪物。而我们的整部电影最多也只能有三到四种怪物,能够去做展现。这个过程就必须让我们经过很多汰选和过滤,才能够把一个最精确的过程,放在观众面前。

:原著作者天下霸唱有没有参与剧本创作?你们之间在剧本创作上有没有矛盾,如何解决?

张家鲁:在这个过程中,和天下霸唱一起来工作,对我来说还是一个相对愉快的过程。霸唱不仅仅是给编剧改编创作空间,还给我们天马行空的点子供我们取用。这个和我跟徐克工作的感觉特别像。

徐克是一个很特别的导演。一般呢,都是我给点子给想法让导演来选。那徐克导演呢,(我们都叫他老爷),他是给点子让我来选。就是导演给点子,编剧来选。有时候,我还得制止他说,导演过了过了,这点子已经够用了,太多放不进去。

那霸唱呢,也是这样的一个角色,他是一个挺渊博的,对于人文历史都有非常丰富知识的人,所以他对于点子想法都能信手拈来。我看他的小说,我给他的评价就是三个字,真能编。

但其实,他也有他的一些坚持,比如说我们在聊下一部也就是续集的一些想法的时候,我曾经想过,这一集结尾胡八一向雪莉求婚,我就说下一次干脆让他们就住在美国,已经成家生子了,然后小孩遇到麻烦(这个感觉有点像抄袭老炮儿了,哈哈)。但是,霸唱却就坚持,因为他觉得像胡八一他们这样浪迹江湖的英雄是不能结婚的,在这一点上他非常坚持。

谈反响:老总喊票房要超二十或二十五亿

:听说电影要在北美上,具体情况您了解吗?编剧时请问您考虑海外市场的接受度了吗?

张家鲁:对,电影是要在北美上,应该是同步上片了。

我们当时主要的考虑还是华语市场,以大陆为主,在香港台湾同步上映。在创作的时候比较顾虑的也是华语片的观众,至于美国还有其他地区的观众,是下一步。因为这不仅仅是一部电影的问题,还是文化圈的问题。我们把电影做好,就能够逐步影响一个文化圈。等到美国的观众都能够注意到我们的电影,那这个影响就不言而喻了。

这一次,因为我是台湾人,所以我也特别关注台湾的票房,台湾特映的时候我也特别回去做了一下宣传。实话实说,台湾观众对于大陆电影有着一种刻板印象,比如说节奏比较慢啊,这当然是长期以来的一种偏见。所以当我们这次的《鬼吹灯》做出来之后,我希望看看是否能够有一些观感上的改变。从目前来看,是有的。这部电影在台湾的一些反应,无论在口碑还是票房上都是不错的,迥异于以往的一些国产片。

:您也知道现在盗墓种类的题材比较火,那么您觉得与同一题材的《盗墓笔记》,不同的点在哪里或是说优势在哪?

张家鲁:对,现在目前,盗墓或者我们说夺宝探险类型感觉有一个抬头的趋势。因为现在的审查制度对于类似题材有所放宽,想做的人也多了。但其实,这一类题材的制作门槛还是比较高,有力的竞争者还是比较少的。

盗墓,我之前看过一些网剧,坦白地说,他们离原著的距离还有些远,无论是设定上,还是制作水平上,难免会让观众不那么满足。

:虽然《寻龙诀》很好看,但有观众认为“出乎意料”的情节还不太多,对此您在下一部中会对自己有更高要求和挑战吗?

张家鲁:我觉得这个还得看类型,比如说我今天如果要做一个推理剧或者是一个侦探类型像是狄仁杰。我可能会更多花力气在这个所谓的出乎意料上面,但是呢,在像是鬼吹灯讲那个类型吧!他要在一个情感和场面应该或者说奇观上面去做平衡,他本来就已经挺占篇幅了,所以如果要在出乎意料上面再去做下工夫的话。有时候呢反而会被观众是一个负担。可能有的书迷觉得口味不够重,觉得原来惊悚恐怖的感觉不够,这个我也必须承认就是我们在这上面的会把那个程度啊,往下拉,把那个强度调低,为什么呢,就是因为如果真的弄得口味那么重,可能会让很多一些铁杆粉丝、书迷呢,非常兴奋,然后呢吓跑一些其他观众。吓跑其他观众,对我们来说,这不是什么好事。

:如果再写续集,哪些部分您会强化?哪些不会再出现在电影中?

张家鲁:我们势必会做续集的。有什么东西是肯定会放进来,有什么是不会放进来,这个还真不好说。

其实,往下走做改编的时候,我个人有几个体会。我们肯定要站在原著的基础上,但是又要跟原著拉开距离。我们要保持角色,要维持角色和角色之间的关系,以及维持一些经典的要素,经典的元素。比如我们这次的改编里头,摸金校尉他们的一些手法,仪式,还有一些道具,这个是必须要保留的。因为这个等于是我们跟原著、书迷的一个沟通的桥梁。

还有类型,它是一个带有奇幻色彩的一个类型,应该算是奇幻探险吧。那我们就比较不会跨到科幻的类型上去做这样的发挥。因为这个会带给书迷,或者电影观众一个不是特别适应的感觉。

:拿奖金的票房标准定在多少亿?

张家鲁:现在这个票房标准还没有到让我能拿到奖金程度,几位老总在开这个发布会都喊这个电影票房要超过二十亿或二十五亿。呃,我这么说,你们就知道这个拿奖金的这个标准有多高了。

谈编剧:不应该做各种算计

:作为最有票房的编剧,您觉得一部电影征服票房的要素有哪些?

张家鲁:我不敢说我是最有票房的编剧,但是我最近这几年的几部作品,在票房上还是有一些影响力的。但是你要问我说征服观众的要素有哪些,说实话我还真的张家鲁不上来。因为我们在做的时候固然会顾虑到观众的喜好,但是我们最终还是希望做一部好作品。所以我们在往前做的时候,首先应该对自己诚实,得对自己的作品负责任。而不是在做各种的算计,将这个元素加上另外的元素,把它们拼凑起来就可以让观众买单。我觉得这样的想法,其实对于电影、对于观众都是一种不尊重的做法。

:改编剧本和原创剧本,哪个更困难一些?现在大家都在讲IP时代,您觉得对于编剧来说这是一种限制还是拓展?

张家鲁:我自己觉得,原创会更辛苦一些,虽然说空间也相对大。但有时候空间一大,就会有无从下手,不知道该怎么依循往前走的感觉,所以花费的时间也比较久。我老说,其实,做狄仁杰的时候前前后后经历了七八年的时间,才把那个剧本写出来的。当然了,我中间还写了其他的剧本,否则也早就饿死了。

那改编剧本对我来说原来是相对轻松的,因为像《风声》的剧本,我们前后做大概就是九个月的时间。因为麦家老师给了我们相对精彩的角色,几个角色都很精彩,角色关系也已经稳固下来了。因为我觉得角色是一个剧本里头最重要的元素,算是剧本的灵魂吧。他既然给了我们,我们就在情节上再发力,基本上就可以完成了。我做《寻龙诀》的时候,一开始也觉得会比较快一些,但没想到最后花了快2年的时间,这也是我始料未及的,这是第一次改编剧本花了那么长的时间。

:现在的电影市场,很多段子,综艺电影票房也很高,你怎么看这种现象?

张家鲁:我觉得这是一个时代的需求,现在呢看热闹的观众比看电影观众多。我还是觉得挺贴切的,现在呢观众看电影的需求啊是拿来聊天,就是要有话题量让观众去聊,否则的话不去看电影就有点落伍了,没有办法在餐厅或办公室里和别人聊天,段子电影一般会提供需求,这倒不是什么坏事。至少呢他能满足就是观众,他们在一个茶余饭后闲聊的一个需求。但是对我们来说第一就是段子电影我们还真做不来,因为我不擅长。第二呢,我们也比较不满足,我还是希望电影还是一个作品,我是希望在将来能够在未来的时间点上还是能够留下来的,对于我们还是会努力去让我们的电影更像是一个作品吧!

:2003年《天下无贼》时,你还没来内地太久,但是却要和冯小刚这样贴地气的内地导演合作,困难是什么?

张家鲁:对我零三年底是头一回来北京。就是跟小刚导演对接写这个天下无贼这个剧本!对我来说我其实那时候有点初生之犊吧!就是还没太搞的清楚就是,那个小刚导演啊在国内市场的这个江湖地位,所以呢我也算是初出茅庐、刚写过剧本那个年轻编剧吧!觉得跟他合作写天下无贼,那后来搞清楚了,他原来是一个江湖大佬,我还有点吓一跳。所以这个事情对我来说呢,还不是特别大的困扰。

第二呢,我当时就是把一个类型片的概念跟结构,或者应该说是节奏吧,带到了那个天下无贼那个剧本里头去,对于在当时的我来说,台词这部分我没法处理。基本上的太深的台词小刚导演会亲自过一遍,他本身也是很好的编剧。但是呢我在就是等于在整体这个结构和节奏上的把关。各位如果就说从小刚导演的创作轨迹上来看了你会发现,就是天下无贼跟小刚导演的以往的作品很不一样。应该说更像类型片,虽说还是有很浓厚的小刚导演语言趣味的特色。但是它的结构和节奏上可能会更倾向一个好莱坞类型电影。

:你也做了文艺片,像《转山》这种。做文艺片的编剧,相对商业片来说,是简单还是复杂?

张家鲁:我现在的节奏呢就是写着类型片,会想喘口气去写写文艺片,写写作者的电影的剧本,换换思路,换脑袋,也让自己喘口气,那我实话说我是觉得作者电影相对比较好写些,宽裕的篇幅描写一个气氛,或者就是人物的状态吧!但是呢往往这类型片里头呢,要去做叠加的就是一场戏头啊能他会有三四层,不同的目的。而在动作戏当中的要谈情说爱,同时呢还要搞点喜剧搞点惊喜。这个需求得都同加在一场戏里,要求及技巧都很高。关于就是这个写作节奏的问题那我也可以跟大家预告一下,我最近在帮娄烨导演推动一个警匪动作片的项目,就是我来做他的监制,然后带着编剧团队抓剧本,并重新再帮他做演员和主创的组合,那这个项目的预计是明年开拍。到时候再请大家关注一下。

:编剧转型做监制是有很大优势的,那么你有这方面的意向或想法吗?

张家鲁:我一直说这次我跟娄烨的合作像是一个元素的对撞,他是在文艺片上面非常有成就的导演,他来做类型片、做一个警匪动作片;那我大部分时间是一个类型片编剧,那回头来協助一个作者進行转型,我觉得我们这样的一个組合,应该是会挺有意思的。

相关文章
公司简介 - 法律声明 - 隐私保护 - 广告服务 - 产品销售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联系我们 - 友情连接: 艾美电影 网尚数字电影
版权所有 © 2004-2017 北京网尚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96号 京ICP证:040553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网文【2012】0859-28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1987号